【广东最美地方】虚拟现实元年第一声号角:VR叩门人


发布时间:2020-07-15 19:43:57 阅读量:80747 作者:政哲

越来越多像陈忱一样的职业投资人,开始关注VR领域并付诸行动。2015年,国内VR领域投融资总规模已超过10亿,而在资本市场,VR概念股更是疯狂飙涨。Wind指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虚拟现实指数累计涨幅167广东最美地方.71%,近两个月累计涨幅58.12%。

2015年,国内虚拟现实领域投融资总规模已超过10亿,而在资本市场,产业概念股更是疯狂飙涨,今年以来,虚拟现实指数累计涨幅167.71%,近两个月累计涨幅58.12%。

作为目前投资最热的风口,很多人认为虚拟现实是继智能手机之后,下一个科技浪潮的引领者。短短两年时间,国内上千家团队选择该领域作为创业方向。本文选取了行业硬件、游戏、软件公司与社交影院等项目作为代表进行梳理,以此记录虚拟现实在中国的发展情况。

本文还访谈了投资机构、证券分析师和媒体人,从资本和商业角度探讨虚拟现实的投资价值。

新世界,你好

在过去二十个月,从硅谷到北京,VR(Virtual Reality,即虚拟现实,简称VR),成了投资圈和科技界最热门的话题。一夜之间,VR技术充满勃勃生机,被贴上引领未来科技浪潮的标签。

人们习惯从科幻电影中感受未来生活场景的一角。公众对VR的认知来自《黑客帝国》、《星球大战》、《星际穿越》等好莱坞影视大片,“在母体和锡安世界自由穿梭、激光剑及绚烂星空漫步”等镜头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科技迷认为VR是继电脑、智能手机之后,又一次伟大变革;专业人士则从人机互动的角度对VR技术赞不绝口;在这场由硅谷发起的大讨论中,媒体更是不遗余力向公众传播新世界的到来。

VR就像一场大风暴,很快袭卷全球。它打破国界、语言与文化的桎梏。在极度兴奋中,一部分人率先叩响VR的大门。

叩门行动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就已开始,在九十年代经历了第二次高潮。但因为当时产业链中的技术、内容和商业市场都还没有准备好,VR更多还是处于应用探索阶段。

从六十年代至今,这是一段备受煎熬的岁月、长达五十年。先行者们普遍经历了兴奋、失败、沮丧、无奈。

感到无奈的包括著名游戏公司任天堂。1995年,任天堂推出了Virtual Boy,这是商业史上第一款虚拟现实游戏机,它采用了头戴显示器的设计,内置两块384*224分辨率的红色LED单色显示器,可支持128级对比度的黑色、红色显示。

这是一次大胆而冒险的行动,任天堂看见了VR对于娱乐的革命,但令人遗憾的是,用户体验太差,以致市场反应平平。任天堂被迫匆匆终止项目。

时间进入到21世纪,中国创业者开始涉足VR领域,曾戈就是其中之一。早在十四年前,游戏从业者曾戈组织了一场《虚拟现实在中国》峰会,他希望通过峰会向中国消费者推广VR技术与知识。

活动取得很大成功,但只局限于业内。VR在当时还只是面向工业设计的2B用户,曾戈回忆那段岁月依旧感慨万分。

“知道2C的春天还很远,但绝对没想到有十四年那么远。”

是否还需要等待下一个十四年?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答案。但一些公司显然已经等不及了,他们准备再次叩门而入。

2014年,Facebook20亿美元收购 Oculus VR,自此掀起第三次VR创业浪潮。越来越多的公司、创业团队加入其中,他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链接娱乐、旅游、社交、医疗、教育……

“VR是人类科技史上一次伟大发明,它可以更加便捷、高效链接世界。”在西长安街的一家咖啡馆,当阿辉说下这句话时,一缕斜阳正从他的额头照下。

阿辉斜坐在我的对面,他剃着莫西干式的发型,略带南方口音,谈话时,嘴角的山羊胡上下抖动,“与前两次VR热不同的是,这一次技术已经准备好,几款头显的沉浸感非常好。”

阿辉是一位互联网领域技术专家,在多家公司担任过技术总监广东最美地方。他判断VR很快会进入公众生活。

“只要硬件售价低于百元,消费市场很快就会启动。”

与他同样看好VR的还有媒体人李杜白,他向我回忆第一次体验VR产品时的感受,“简直难以置信、我感到极度震惊,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就像开启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VR的春天

看到新世界的,还有来自全球的科技巨头们,自2014年Facebook率先叩响VR第三次创业热潮以来,三星、索尼等公司也按耐不住勃勃雄心,相继发布VR战略。

在这场竞速跑中,中国公司同样不甘落后。继资本市场VR概念股集体飙涨之外,暴风、腾讯、乐视、小米等公司,在2015年不约而同进军VR产业。

就在此刻,一年一度的CES展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International 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简称CES)正在拉斯维加斯这座著名的娱乐之都召开。

今年的CES大展上, VR是重头戏。Oculus、索尼、三星、HTC等老牌国际巨头都高调推出了自己的明星产品,引发参观者极大兴趣。

会场内可以感受VR热度的高涨。电影明星、科学家、媒体记者、投资人今年谈论的热门主题已从人工智能转向VR。

这一次中国没有缺席,国内头显品牌3Glasses也带来了自己的第二代产品——蓝铂/Blubur系列VR头显,包括有线版和一体机。

公司CEO王洁更是亲自向观众推广产品,“新一代头显搭载全新定制化VR元器件,从输出到输入,能给用户带来更沉浸、更舒适、更轻便的交互体验广东最美地方。”

CES被喻为科技的风向标,这一切都预示, VR正逐渐进入公众生活。

“2016年是VR产品启蒙的元年。” 王洁深信VR高潮很快就会到来。

相信春天已经到来的还有宋一凡,作为一家VR技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相信“两到三年,VR行业会迎来大爆发。”

瞧,这群人

宋一凡坚定认为VR是未来改变人类生活的产品。他第一次接触VR时,还在清华大学过着悠闲的校园生活,专业是车辆工程专业。

“就因为多看了那么一眼。”

这位正在读大三的学生便被深深迷住了。2014年,他开始与朋友一起从事VR方向创业。

拿到天使投资之后,宋一凡开始休学,全职投身创业。对于公司未来,宋一凡显得信心十足,“清显科技作为国内较早提供VR视频拍摄技术解决方案的公司,有自己核心的技术优势,几家知名公司都已跟我们达成了合作意向。”

同样休学创业的还有杨天睿。DreamVR公司已经是这位年轻90后的第二个创业项目。2012年到2014年,杨天睿带领团队为微软开发了数千款应用。

杨天睿第一次听说VR是2013年底,“当时正值windows metro 应用前景不佳,团队不再有稳定收入。”就在杨天睿思考转型时,他在新闻上读到VR,立马就下单买了一台OculusRift DK1,“沉浸感非常强,感觉像在另一个世界。”

杨天睿现在创业的方向是虚拟社交影院,他希望用户依靠手机就能体验真实IMAX影院效果,“DreamVR致力让VR影院变得更加亲切、友好,我们会在影院中加入社交游戏,让用户获得更丰富、更加有意思的虚拟社交体验。”

宋一凡与杨天睿都是互联网创业浪潮中,大学生创业群体的一个缩影。他们自信、对新科技敏感且勇于行动,在错综复杂的商业变革中能快速调整并把握机会。

而作为一名创业老兵,我们从曾戈身上更能看到生于七十年代创业者的执着。

曾戈大学毕业后无所事事,在家乡小城开了家出租影碟的小店。因为看了上千部影视大片,让这位小城青年看到了更广袤的世界。

22岁的曾戈就此离开家乡北漂,一脚踏进游戏业,“我所学杂乱,喜欢小说古诗词灯谜武侠,又看过那么多电影,天生就是做游戏的。”

2001年,做游戏的曾戈第一次接触VR后,他就坚信VR是游戏的未来形态。2009年,曾戈带领团队创建无限时空游戏公司。

曾戈告诉我公司正在研发3款VR游戏,今年会陆续发布上市,公司开发的3D引擎也已经上线,“能更好帮助开发者解决效率和成本问题。”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从VR峰会到VR游戏,十四年弹指一灰,曾戈自称VR梦想从未停息。

王洁是VR领域极其罕见的女性创业者,她曾经是位游戏迷,年轻时候痴迷《帝国时代》、《红警》等电脑游戏。2005年,5个人5万块钱5台电脑,在一个民宅她开始自己的创业梦想。

作为深圳外来人员,王洁没有资金、没有人脉,创业路上的艰辛可想而知。中间有过迷惘、焦虑,也遭遇资金紧张和创业伙伴离开等种种困难。

因为自己是深度游戏玩家,2012年王洁看到VR对游戏业带来的机会,这次她选择VR硬件进入,“从自主研发的3GlassesD1开发者版到3GlassesD2开拓者版,公司用三年时间完成两代产品的迭代。”

王洁称3Glasses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少数能够稳定供应虚拟现实头盔的厂商之一。

“女性创业者的优势是什么?”

“直觉和对事业的韧性。”

资本的风口

3Glasses去年获得了同创伟业3000万A轮投资;无限时空已经完成C轮5000万的投资;清显科技与DreamVR同样也在筹备新一轮融资。

上述四家公司,只是VR创业大潮中的一角缩影。大风刮起,VR成为资本追逐的大风口。

VR对于创业者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对于职业投资人也同样如此。陈忱是一位年轻的女性投资经理,她服务的公司元禾原点此前投资项目偏向文化、旅游、动漫和制造业。

2014年,在投资圈朋友介绍下,陈忱第一次接触VR,在体验产品后,她觉得很神奇。出于职业敏感,陈忱判断VR有巨大市场前景,“在现实工作和生活中都能找到很多应用场景。”

“从2015年开始,很多VR公司都推出了相关产品,技术方面也已有比较成熟的解决方案,加上资本推动,我认为VR最近几年会爆发。从长远看,VR可以从生活和工作方面颠覆已有方式,比较有投资价值。”

安信证券研究中心总经理赵晓光认为智能手机浪潮结束,下一站就是虚拟现实,“整个智能手机大的浪潮已经结束,到目前为止,全球80%的人拥有智能手机。”

过去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是靠文字、语音,未来靠视频技术,以虚拟现实为代表的视频技术改变的不是玩游戏、看电影,而是人与人的连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浪潮。

认为VR拐点已经到来的还有申万宏源资深高级分析师谢伟玉,“VR过去两年已获得超过60亿美元投资。” 谢伟玉告诉我, VR将在各领域有广泛应用,优势分别在娱乐消费和工业领域。

谢伟玉预计未来五年VR复合增速将超过100%,2020年全球VR产值超过1千亿美元。

创业潮涌、资本逐鹿

VR元年,创业团队和投资者跑步进场。“在产业向上蓬勃发展时,更要心存敬畏、远离浮躁。” 李杜白提醒创业者。

“商业史从来不缺模式创新,任何转变都会带来崭新的机会。在这场科技驱动的巨大商业变革中,VR站在时代的浪潮之巅。它或许会成为资本炒作的概念,但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商业价值的创造与坚守。” 李杜白说。

(文|罗贤,资深互联网媒体人,虚拟现实商业观察作家,多家商业、科技媒体专栏作者。如果您是VR创业者、投资人和媒体记者,欢迎加入“VR高端研究会”(微信号Allen_xian),关注时请注明公司和职务。)

虚拟现实 领域 涨幅

上一篇: 统一战线支招贵州脱贫:用好山地旅游“良药”

下一篇: 两男打砸警车咬伤警察

网友评论:

来自荆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5

人分两种,一种人有往事,另一种人没有往事。有往事的人爱生命,对时光流逝无比痛惜,因而怀着一种特别的爱意,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珍藏在心灵的谷仓里。没有往事的人对时光流逝毫不在乎,这种麻木使他轻慢万物,凡经历的一切都如过眼烟云,随风飘散,什么也留不下。回复


来自嘉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5

假如你是一棵仙人掌,我也愿意忍受所有的疼痛来抱着你。回复


来自江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5

怨得这相逢,谁作的主?——风!回复


来自济源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5

当今社会,物欲横流,弱肉强食。在人性与道德的激烈竞争中,我们渐渐遗失了最初的美好,逐步迷失了纯真的本性。任孤单与落寞在回忆的小河里轻吟浅唱,岁月安静的流淌,我们却再也寻不回那个梦开始的地方。回复


来自富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5

如果你不快乐,那就出去走走,世界这么大。风景很美、机会很多、人生很短,不要蜷缩在一处阴影中。回复


来自东方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4

一个人真正的幸福并不是呆在光明之中,而是从远处凝望光明,朝它奔去,就在那拼命忘我的时间里,才有人生真正的充实。回复


来自威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4

给不了她未来,就别坏了她的清白。 做不了良人也别做贱人。回复


来自贵溪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4

人分两种,一种人有往事,另一种人没有往事。有往事的人爱生命,对时光流逝无比痛惜,因而怀着一种特别的爱意,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珍藏在心灵的谷仓里。没有往事的人对时光流逝毫不在乎,这种麻木使他轻慢万物,凡经历的一切都如过眼烟云,随风飘散,什么也留不下。回复


来自台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3

如果你不能对我好一辈子,请不要对我好,哪怕只是一秒钟;如果你不能骗我一辈子,请不要骗我,哪怕只是一个字;如果你不能爱我一辈子,请不要爱我,哪怕只是一瞬间。回复


来自绥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0-07-13

转危为安往往需要高超的心智,也需要好的心态。多思索少激动,多仁爱少仇恨,人生才变得更加美丽。回复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