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过什么节】中华文化在台湾:台湾京剧团里的老小二“丑”


发布时间:2021-05-13 05:25:07 阅读量:8059 作者:杰宇

刘复学祖籍江西赣县,1942年出生在西安,1949年随父母来到台湾台湾过什么节。从1957年进入当时的复兴剧校学戏起算,他的京剧生涯超过半个世纪。专攻文丑的他数十年活跃于舞台之上,不论传统戏、新编戏都备受好评。大陆京剧名角裴艳玲来台演出时,曾形容刘老“京味十足、韵味醇厚”。

“国光剧团”的小排练厅里,72岁的刘复学一个身段、一句唱腔,28岁的陈元鸿都看得认真、听得仔细,有板有眼地学着。

梨园行有句老话:“无丑不成戏”,这一老一小正是台湾现今唯一一家公立京剧团的两代丑角。刘先生是台湾京剧界的名角,虽已退休,还时常回剧团,将一身功夫传授给后辈。他眼中“悟性很好”的陈元鸿,则是剧团正重点培养的年轻演员。

“我本名叫刘学坤,进剧校后,按传统排辈分,就有了艺名,‘复’的意义就是复兴中华传统文化。”刘老所说的复兴剧校,是台湾第一家民办京剧学校,创办人王振祖先生是台湾知名歌手陶喆的外祖父。

56年了,刘老仍记得进校是3月12日。“当时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剧校管吃管住,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他这样解释入科学戏的原因。

“6年大狱啊!”刘老笑着回忆起学戏的日子:每天清晨5点起床,洗漱之后出去喊嗓子,用完早餐练早功,接着分科教学,下午则是毯子功……“当时的教学完全依循传统,老师口传心授,你学不好是要挨打的。”

过年过节不能回家不说,刘复学和同学们在剧校吃得也很差。“就是炒白菜、烧黄豆芽、烧豆腐之类,偶尔看到盘子里有块肉,大家都虎视眈眈,一喊‘开动’就抢起来。看到现在戏曲学院孩子们的餐点,羡煞我了,我们那会儿吃的咸菜都常常是馊的。”他说。

相比起来,年轻的陈元鸿自觉幸福太多了。喜欢传统戏曲的父亲当年在报上看到招生信息,就把儿子送进了戏校。10岁开始,他先学豫剧,高中时转到京剧科。

“老师还是挺严格的,但没有以前那么可怕。当然,普通学校的孩子还是很难接受我们这样的学习生活的。”他告诉记者,时代环境不同了,老师不会再打骂学生,能不能学出来就更多地看个人的资质好坏和勤奋与否了。

和许多台湾年轻人一样,陈元鸿也喜欢棒球,爱玩电脑游戏,但传统戏曲却是他的“志业”。在台湾戏曲专科学校时,他有不少同学学了三五年,还是最终选择退学。“上高中后,我开始思考毕业后要面临的人生抉择。我希望学以致用,就不再想别的了,专注于充实自己的专业。”

小时候,除学校固定半天学戏外,陈元鸿私底下都自己加练台湾过什么节。考入“国光”后,团里演出不太紧时,他也是半天练功,若演出排练任务重,回家也得加练。

“喜欢、爱好,是初衷,与现实上的压力是有落差的。我们班25个人,只有四五个留在京剧圈,嫁人的嫁人,改行的改行。”谈到外界的“诱惑”,他说得很实在:“综艺界赚钱挺多、挺快,不少和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京剧演员想去演艺圈发展,但我想跨度挺大,会蛮辛苦。我觉得自己在团里,物质上还可以,至少很安定。”

这个朴实谦逊的大男生说:“说实在的,我是不可能超过前辈们的,只能认真揣摩老师所教授的,应用到自己身上,追求达到最好。”

这时,一旁的刘老打断了学生的话:“不!没有状元师傅,只有状元徒弟。元鸿不错,有天赋,很聪明,我只要点到,他就能领悟。”

谈到京剧的困境,这一老一小都感到忧心。“观众群在萎缩,是最大的问题。”刘老说,“‘国光剧团’这些年从小学开始扎根,也到中学、大学去培养年轻观众。改编老戏,也是为了吸引新的观众。”

陈元鸿则认为,现在的演出还多数由名角担纲,新人机会较少,应该让青年演员更多地与年轻观众接触。“都是年轻人,我们可以更好地跟他们解释京剧,他们也更容易接受。”

采访当天,陈元鸿听闻记者从北京来,就说:“我在北京有朋友啊!”一问才知,那是他去北京京剧院交流学习时结识的大陆“师哥”。

讲到两岸京剧界的交流,陈元鸿还是认为要为青年演员创造更多的平台,大家一起演出,共同进步,携手传承。刘老则建议,两岸京剧界应该更多地同台演出,一起创新,共同开拓两岸观众群。

“我还年轻,在艺术道路上,越学越觉得要学的太多了,期勉自己终身努力。”

“我和元鸿是亦师亦友,相互切磋。只要我会的,都会掏心窝地教给年轻人。”

一个台湾京剧团里,和这老小二“丑”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其中饱含的是代代相传的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挚爱。(记者陈键兴、齐湘辉)

根据国民党党章规定,中常委共39人,32人为票选中常委,另指定7名中常委,除了党主席指定政务官5人,另外2个名额由国民党青年团总团长及台湾青年工作总会总会长担任。

晚上7点整,欢乐的鼓队引领桃园县长吴志扬及穿着状元服的桃园县芦竹市长褚春来、南崁五福宫主委陈宗贤进场,2位“格格”手捧“大饼”随后,接着6位穿着古兵服的人员持状元、进士、榜眼、探花立牌及4位古兵服人员推着“大碗公”进入会场,裁判长带领70位裁判手捧青瓷“碗公”依序绕场一周进场到各桌就位。吴志扬、褚春来、陈宗贤及桃园县长荣狮子会会长徐春男等嘉宾将骰子掷入“大碗公”为大赛“开博”,70桌参与者同时摇动欢快的骰子,宽广的五福宫广场成了欢乐、团圆的海洋。

刘远称,要深度融合,提升对台优势。秉承“两岸一家亲”理念,实施“四个一”工程(即出台一个对台招商计划、开展一个对台主题文化交流活动、研究出台一批台商台资扶持政策、结交一批台胞朋友),努力在漳台融合发展上有所新作为、新成效。刘远表示,更好发挥台商台胞服务中心作用,支持在漳台企转型升级。与此同时,要办好“农博会·花博会”、海峡论坛相关活动,加强祖地文化、宗教文化和宗亲交流,吸引更多台胞融入漳州、扎根漳州。

吕妮桦称,两岸篆刻艺术一脉相承,台湾篆刻艺术师承传统技法。今天很高心有机会能到此观摩一些前辈大师的作品。

经“小三通”赴台旅游成为今年厦门“十一”黄金周的新亮点。据统计,“十一”期间,经厦门口岸赴台湾本岛旅游的旅游团合计有25个团、696人次。昨日下午,厦门、漳州、泉州、金门、澎湖及龙岩、三明联合召开旅游黄金周新闻发布会。其中,澎湖和三明首次亮相发布会。

许宏洲认为,生活在上海一直很方便,如今有了居住证,在子女就学、高铁出行等方面更加便利,而且这将鼓励更多台胞到上海、到大陆安居乐业台湾过什么节。

王燕军应讯时指出,李登辉原在台湾中山大学成立“李登辉博士政经讲座”,后因故沉寂。2012年间,李登辉想重开讲座,为与校方联系相关事宜,他遂以学生身分到该校进修。2013年讲座重开,李登辉想要支付他的车费及学费,遭他拒绝,但李坚持要付车费,因此才从2013年起向李办报领车费。

吕孟哲还提到,拿到居住证之后,要办理一些金融方面的业务也会方便非常多。“过去每次要办金融卡,总是要换证件换资料真的比较麻烦,但现在统一办理居住证之后,证件使用18位号码,要办理起来就方便多了。”

他指出,余政宪如有泄漏评审委员名单给蔡铭哲,与后来传出的评选委员收贿事件,根本是两回事,收贿一事,与余政宪、吴淑珍完全无关,“是否有行贿与收贿,只有行贿与收贿两者知情,吴淑珍根本不知道”,未来吴淑珍如亲自出庭,会将事实说清楚。

近几年来,晋江的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进入快速发展期。但晋江市农业局长李友加坦承,在工作中,也遇到部分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点存在向政府伸手要钱“等发展”的现象。

晚上7点整,欢乐的鼓队引领桃园县长吴志扬及穿着状元服的桃园县芦竹市长褚春来、南崁五福宫主委陈宗贤进场,2位“格格”手捧“大饼”随后,接着6位穿着古兵服的人员持状元、进士、榜眼、探花立牌及4位古兵服人员推着“大碗公”进入会场,裁判长带领70位裁判手捧青瓷“碗公”依序绕场一周进场到各桌就位。吴志扬、褚春来、陈宗贤及桃园县长荣狮子会会长徐春男等嘉宾将骰子掷入“大碗公”为大赛“开博”,70桌参与者同时摇动欢快的骰子,宽广的五福宫广场成了欢乐、团圆的海洋。

台湾 剧团 京剧团

上一篇: 竞逐台北市长宝座 民进党基层看好柯文哲等四人

下一篇: 高志鹏骂邱毅疯狗拒缴罚款 称改入监服刑6天

网友评论:

来自钟祥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3

离开我就别安慰我,每一次缝补也会遭遇穿刺的痛。回复


来自凯里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3

总有一天要勇敢长大,抬头看着刺目的阳光,合上书页忘记美好的童话。回复


来自铜川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3

你知道我,拿起来,放不下,所以请不要再忘记我了。回复


来自兴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3

怨得这相逢,谁作的主?——风!回复


来自华阴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3

越是兵荒马乱的年纪,越容易遇到让你落荒而逃的人。回复


来自双鸭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2

没有人会关心你付出过多少努力,撑得累不累,摔的痛不痛,他们只会看你最后站在什么位置,然后羡慕嫉妒恨。回复


来自湖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2

如果我是女人,我将乐意与艺术家交朋友,听他谈作品,发牢骚,讲疯话。但我决不嫁给他。读艺术家的作品是享受,和艺术家一起生活却是苦难。艺术家的爱情大多以不幸结束,责任决不在女人。他心中有地狱,没有人能够引他进入天堂。回复


来自荆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2

当有人突然从你的生命中消失,不用问为什么,只是他或她到了该走的时候了,你只需要接受就好,不论朋友,还是恋人。所谓成熟,就是知道有些事情终究无能为力。回复


来自衡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1

我白天在阳光下欢笑,夜晚在被窝里哭泣。回复


来自昆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1

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东西吧。即使是美丽如玫瑰的东西,经过时间的稀释也会变得无趣,像擤过鼻子的纸一样可以随意丢弃。回复


热门专题